欢迎访问澳门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新闻 >

上海杨浦:合伙人反目争市场 相关部门欠公论

时间: 2015-07-13 15:37 作者:314127396 来源:未知 点击:

  “我公司小股东吕忠锐与海羽·海旗公司董事李培玉联手,雇佣黑恶势力抢夺我的上海阳浦汽配市场公司,杨浦 公安分局定海路派出所的几名干警却为他们撑起了保护伞,最终他们得逞了。我们到杨浦区公安分局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检察院上海市检察院举报、控诉,至今无 果!”2015年7月8日,接到上海阳浦汽配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浦汽配市场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潘永才、二股东王胜新等人的投 诉后,记者赶到事发地进行了采访。

    潘永才向记者介绍阳浦汽配市场被抢占的经过

  合伙办企业,反目成仇争夺市场

  “如今,我被赶出汽配市场已经两年多了。”潘永才语调低沉地告诉记者:“‘上海阳浦汽配市场公司’大门楼上的牌匾已经被‘海羽·海旗公司’所取代。”

阳浦汽配市场大门

  “2011年5月4日,我方与上海家杨仓储有限公司签订了为期5年的房屋《租赁合同》。6月,我和王胜新、吕忠锐共同出资1000万元完成了对 燎申吴中汽配城的整体收购,创办了阳浦汽配市场公司。”满脸愁容的潘永才向记者出示了《租赁合同》后说:“我们依法进行了完整的工商股权变更,我们3人的 股权结构十分清晰:大股东潘永才占50%;二股东王胜新占28%;三股东吕忠锐占22%。”

  “汽配市场每年的净利润在400万元左右,我管理了5个月后,因为二股东和三股东产生了矛盾,加之我身体健康方面的原因,我就让吕忠锐暂时代我打理公司事务。”潘永才称。

  对于把公司交给吕忠锐管理的原因,潘永才解释说:“吕忠锐曾在菜市场卖过菜,我对他多有关照,他也心存感激,从那时起我们有了交往。他在河南老家结婚回到上海后,我把自己的房子给他住,他只是象征性地给点房租,有很多人甚至说他是我徒弟。”

  “为什么产生了矛盾和纠纷?”记者问。

  “还是利益,在2011年11月至今,我和二股东王胜新没有得到公司一分钱。”潘永才称。

  潘永才的说法,得到了王胜新的证实。

  “我们立即召开公司股东会议并形成决议,决定对公司的资产进行全面的审计,并要求吕忠锐交回由其保管但未授权其使用的证章等,他拒绝了。”王胜新称。

  “吕忠锐与李培玉联手霸占了市场,公司的1000万元利润归了他们,每年的240万元的租赁费他们却不管。”潘永才称。

  “潘永才累计缴纳了400万元租赁费。”王胜新称:“如果不缴纳租赁费,租赁方就可以终止与我们的合同,那正是吕忠锐和李培玉等人所希望的。”

  “李培玉是海羽·海旗公司的董事。”潘永才称:“据我了解,2012年4月,吕忠锐在汽配市场内大规模建造违章建筑,借机向工程承包商大肆索取 巨额回扣,该案经杨浦区检察院立案监督后,警方才立案,但无任何结果。杨浦区政府依法确认该建筑属于违建,在要将其拆除时,吕忠锐找到了号称在杨浦区什么 事都搞得定的李培玉,她果然将此事摆平了。但李培玉因此发现了汽配市场的巨大利益,并顺势插了进来。随后即与吕联手,逐步霸占了整个市场。”

  市场争夺白热化,民警抓谁?

  “2013年1月17日,我和王胜新带领聘用的杨浦保安公司的保安队员进入了市场,这时李培玉出来阻止,她说这市场已经归她了。这是我俩第一次 见面,我震惊了,我有合法的合同在手,你说这个市场是你的就是你的?!”潘永才称:“我们要求她提供合法凭据,但她根本拿不出来任何东西,因为她根本没 有!”

  “我们进入市场一小时后,保安公司却未给我们任何理由就全部撤离了。经了解得知,这是某领导给杨浦保安公司下达了命令。他们的撤走,使吕忠锐、李培玉继续霸占市场成为可能。”王胜新称。

  “保安人员刚走,定海路派出所的李警官就到了,我和潘永才等人都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李大姐你们不要碰’,接着他就到了李培玉占潘永才的那间办公室里,一个多小时后才离开了。”王胜新称。

  “李警官离开一个多小时后,一大批纹身、剃光头的人就冲进了市场管理办公室,他们暴力驱赶我们,并当场将工作人员段青林打伤,然后占领了市场。我们报案后,定海路派出所民警才在半小时后赶来(正常开车行驶5分钟即可到达),但民警未追究歹徒的任何责任。”潘永才称。

  “我们第一次收复市场的行动,就这样失败了!”王胜新说。

  “我们不甘心,就在1月22日,再次带领工作人员进入了市场,并将李培玉等人赶走了。”潘永才称:“但在第四天,我们落入了一个圈套中!”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上班就发现李培玉又坐在了办公室里,我们驱赶她,可她就是赖在那里不动。”潘永才说:“到了第四天中午,突然有十几名定海路 派出所的民警冲进了市场办公室进行搜查,竟然在李培玉等人一直使用的会议室里搜出了一批刀剑!民警随即以此为由将我们全部带进了派出所关押了8个小时,而 李培玉等人却啥事都没有!”

  “李培玉等人却啥事都没有!”潘永才气愤地说:“定海路派出所李所长从此给我们立下了规矩:以后,‘阳浦汽配市场公司’的工作人员一律不准进入市场办公室,否则就抓进派出所关押!”

  潘永才的说法,得到了王胜新的证实,他说:“当时,听到李所长说这话的人,还有王万海等人。”

  记者随后向阳浦汽配市场公司副总经理王万海求证,他也证实了王胜新的说法。

  “此后发生的事也证明,李所长的确说到做到了!”潘永才称。

  “1月底的一天,我和潘永才去了市场办公室,民警就把我们关到了派出所,并要求我们与吕忠锐及李培玉和解。”王胜新称:“让我们哭笑不得的是,李所长竟要求我给分局局长写信表扬调解有方,化解矛盾成功!达不到要求,就不放我们走。无奈之下,我只好照办。”

  “表扬信在邮局寄出后,李所长才下令释放了我们。”王胜新说。

  “派出所处理不公,双方事端中,我方有10人左右被无辜关押,而吕忠锐等所策划实施的许多恶性案件定海路派出所就是拖着不处理!”王万海称。

  为了夺回市场,潘永才等人借用业主暂时不用的商铺当临时管理办公室开展工作,可定海路派出所某些干警出面了,他们抓了潘永才的工作人员,一关就是8小时。

  “抓人时,民警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文书,释放时,也没有任何说法。”潘永才说罢,递给记者一份《无辜被关押人员一览表》。

  记者看到,该表显示共有30余人次被关押。

  “当时是怎么关押你们的?”记者问。

  “民警让我坐到审讯犯罪嫌疑人的大铁椅子上,我的人身自由完全被限制了!”潘永才称。

  “你被这样关押多少次?”记者问。

  “三四次。”潘永才答。

  “还有谁被这样关押过?”记者问。

  “我也曾无故被这样关押过,我的裤腰带,都被抽了下来。”王万海告诉记者。

  “我也被这样关押过三四次。”“阳浦汽配市场公司”安保主管陈涛说。

  “李所长还打电话让借房给我们的业主收回商铺,此事有录音为证,就这样,我们连临时办公室也没有了,彻底被挤出了我们合法拥有的汽配市场,我记得离开的时间是2013年6月下旬,至今已有两年多了!”潘永才沮丧地说。

  多起恶性事件,民警是怎么处置的?

  “自从2012年6月起,吕忠锐等人就在阳浦汽配市场做下了一系列恶性案件,而定海路派出所办理的案子,都不了了之。”王万海称。

  “2013年1月18日,我方工作人员潘颖看见一些歹徒正在殴打公司员工,就拿出照相机拍摄。歹徒发现后,立即施暴并将其从二楼踢下一楼,还抢 下其照相机并砸烂。她报案后,定海路派出所开具了验伤单,验伤结果是身体大面积挫伤,肾出血,但民警未对歹徒作任何处理,此事不了了之。”潘永才说。

  “我本人也被毒打,报案后,也是不了了之。”王万海说:“2013年9月17日下午,我准备进入市场开展工作。在市场大门口,被吕忠锐率众殴 打。我满脸是血、浑身是伤。事后我才知道,民警金某弟目睹了我被打的经过,但他却袖手旁观!民警把我和歹徒带到了派出所,但未对这些歹徒采取任何强制措 施,就放人了。”

  “你说吕忠锐率众殴打你,有何证据?”记者问。

  王万海拿出一张录像光盘播放。当播放到一白衬衣男飞踹一个人的画面时,王万海说,那白衬衣男就是吕忠锐,被踹的就是自己。

  王万海告诉记者,图中飞踹的那人就是吕忠锐,被踹的就是自己。注:此图片为录像截图。

  “民警给我开了验伤单,我去定海路派出所指定的医院——杨浦中心医院验伤,诊断的结果是:胸外伤,两根肋骨骨折,左手桡骨及左食指骨折。”王万 海说:“按我的伤情,至少构成轻伤,因此我将验伤单交给民警,要求进行司法鉴定,但至今没有结果。构成轻伤,就可判刑,民警为什么不委托司法鉴定?”

 王万海手持验伤通知单向记者讲述惨遭吕忠锐率众殴打的经过

  查阅《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第163条得知,对于有控告人的案件,决定不予立案的,公安机关应当制作《不予立案通知书》,送达控告人。于是记者问:“是否立案?”

  “根本没有!”王万海答。

  “给《不予立案通知书》了吗?”记者问。

  “没有,因此在6个月后,我连续到市公安局信访处上访,都没有结果。有民警让我去打官司。这是刑事案件,我怎么起诉?经慎重考虑,我向杨浦区检 察院控诉了民警的渎职问题,但始终没有实质进展。2014年8月7日,杨浦区检察院找我做了笔录,此后就泥牛入海,直到今天也没有任何结果。”王万海说: “我们老百姓,就这样被人白白地打了!”

  “小业主张志根因拒绝吕忠锐的非法收费要求,就被打得浑身是伤8颗牙齿脱落。报案后,定海路派出所6个月不予处理,他向市公安局报了案,公安局 在一个星期内就侦查完毕,歹徒终被法办。为此,定海路派出所遭到了上级批评。”潘永才说:“被打的人还有很多,陈涛是其中之一,他被吕忠锐派人当着警察的 面殴打至脑震荡,但警察不抓歹徒,反而将他抓走了。”

  陈涛向记者讲述了自己被打的经过。

  “2013年8月8日,我带着胜诉的法院判决书进入市场办公室工作,定海路派出所的民警突然进来驱赶我,同时吕忠锐带领一批黑道人物当着民警的 面殴打我,而民警就冷眼看着。歹徒打完后,民警还要将我带到派出所,有人看见我被打晕呼叫了120,可救护人员一到场,就被民警赶走了。他们强行将我抓进 了派出所,丢弃在一间肮脏的房间内。我呕吐了两次,再三请求治疗,都被拒绝。足足关了我8个小时后,他们才放人。我要求报案并要求验伤,都被他们拒绝,此 事不了了之。”

  “胡焱汽配商店被吕忠锐带人抢劫,到现在两年了,也是没有最终结果。”潘永才称。

  胡焱告诉记者,自己具有合法有效的合同,但吕忠锐逼迫自己跟别的公司再签合同,自己拒绝了,吕忠锐就带人把自己的汽配商店物资盗抢了。

  记者随后采访了胡焱,他做了如下叙述:

  “早在2004年,我就在汽配市场经营,我的合同有效期到2015年5月31日,可吕忠锐在2013年9月20日前后就逼迫我必须跟李培玉的海 羽·海旗公司重新签合同,我拒绝了他。随后,我向定海路派出所报案要求解决吕忠锐强迫交易的问题,而民警以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处理,他让我到法院打官 司。”

  “9月25日下午4点多,吕忠锐把我商店的大门给锁上了,我立即报警,出警的民警却说这是经济纠纷,还是让我去打官司。这分明是寻衅滋事,怎么 是经济纠纷?!但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去法院请求立案,请求法院排除妨碍。开始人家不给立案说这个不属于经济纠纷。经过我软磨硬泡,法院还是立案了。 2014年2月24日,判决下来了,我胜诉了。”

  “3月13日下午4点左右,有人告诉我,我的店铺商品被吕忠锐带人抢走了。我到派出所报案,警察丁某明不问青红皂白就让我打官司。抢劫是刑事案 件,我打什么官司?!在我的坚持下,民警陈警官、徐警官跟我到了现场。我看见我的店铺门锁被撬,大门洞开,价值20多万元的货物大部分被抢走,而警察只是 拍照,其他什么都不干。当时,抢劫的人就在附近,我当即指出,这是抢劫案,被抢的部分财物就在市场办公室里,我恳求现场民警勒令这些歹徒将抢的财物交还, 但是民警未予理睬。”

  “没有办法,我只好给门重新上了把锁。可当天晚上我的商铺再次被这伙人抢劫,而民警仍不予理睬。3月21日,派出所终于以涉嫌盗窃的罪名立案,但直至7月间,案件并没有进展,承办的民警丁某明还想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结案。”胡焱说。

  “在7月至2015年1月期间,我连续上访,该案由杨浦分局打黑办接手,他们迅速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刑事拘留,但估价仍由原办案民警负责,20 多万元的物资,被丁某明认定为3719元,检察院因数额太小而没有批捕。我这是一个正常营业的汽配商店,不是货郎的挑担,货物怎么可能就是区区的3719 元?”胡焱激动地说。

  “大家屈服了,李培玉、吕忠锐等人就可以将市场牢牢控制在手中了。”潘永才说:“每年就可以稳获400多万元的净利润。”

  公安部曾出台过《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及《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等三项通知,三令五申强调严禁插手经济纠纷,因此记者发问:“你说的属实?!”

  “如果不属实,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潘永才称。

  定海路派出所:拒绝采访

定海路派出所大门

  就潘永才一方的投诉,7月10日,记者来到了定海路派出所,试图找到李所长等人进行核实。

  一位张姓同志接待了记者。出示了证件、说明了来意后,记者请他联系李所长。他以派出所接受采访,须经上级批准为由,予以拒绝。记者问他的名字,也被拒绝。

  记者在下午赶到了杨浦区公安分局联系采访,被以同样的理由拒绝。

  吕忠锐: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7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了阳浦汽配市场公司,吕忠锐接受了采访。

  看过记者的证件和相关材料后,吕忠锐说,潘永才他们的投诉全是胡说八道。随后,他向记者做了如下叙述:“这市场是我们3人合资的,当初是我先跟 对方谈的,人家让我找个上海人来合作,我就找到了潘永才。一句两句话也说不清这个事情,你可以去派出所、分局、法院问清楚。这个市场本来很好,我们3个股 东斗来斗去,现在百度一搜,可以见到很多报道。”

  李培玉:市场是王胜新转给我的

  采访完吕忠锐半小时左右,记者与李培玉见了面。

  看过相关材料,她说:“这市场是2012年10月王胜新转给我的。我不认识潘永才。我们个人没什么关系。潘永才说我勾结吕忠锐抢了市场,那是胡说。他说派出所无故关押他们,派出所那是在了解情况,做笔录,正常办案。我也被带到过派出所。”

  《公司法》有明确规定,任何一个股东,都无权把公司租售给他人,对此,李培玉说自己是被王胜新骗了,才从他手里把市场租了过来,后来得知法人代表是潘永才后,就去找了潘永才。当时,他们股东之间正在内斗,潘永才不让惊动王胜新。

  李培玉还告诉记者,她在市场里没有挣到钱,自己曾经不想做了。

  记者随后向王胜新求证,他说:“李培玉在撒谎,我根本没有跟她签什么合同。”

  完成采访离开上海前,潘永才再次找到记者,他无奈地说:“李培玉的海羽·海旗公司霸占了阳浦汽配市场公司,利润也被李培玉和吕忠锐他们侵占,我还不得不支付租金,现在我已经陷入了困境,我垫付了400万元租金后再无力垫付,因此被房屋出租方起诉。”

  正所谓群众的利益无小事,更何况这是很多人深陷其中的市场争夺大战,因此,孰是孰非,希望有关部门能尽早就双方所反映的问题进行认真调查,还原事实,做出公论。(中国精英网/赤子杂志社深度报道组)

转发地址:http://jj.jxgdw.com/zh/2836186.html

(责任编辑:314127396)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542800.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澳门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407263902为你服务